硬核抢人的背后:滞留湖北的打工者或成最大输家

摘要:经此一疫,湖北全省经济必受重伤,短期内无法恢复元气,原本在湖北谋生的老乡们也需要做好稻梁之计了。另外,请当地政府认清形势,为父老乡亲们的生计考虑,尽快改变过度防疫的政策,放那些安全健康的人出来。不要再沉迷于戴着红袖章颐指气使的虚幻梦境了。要知道,吃饭大过天!

形势如春天的花儿一样开放,随着各省疫情零增长遍地开花,复工的脚步越来越轻快了。

转眼间,东南沿海各地政府的复工审批办也变成了复工催请办了,这世界还真是魔幻。不过,面对湖北以内和湖北以外两种截然不同的疫情,包小编不得不为尚滞留在湖北老家的数百万老乡们捏一把汗,因为他们的工作机会眼看不保。

我们先来看看这张申请表,九个萝卜章代表着企业想通过复工审批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能够拿到审批文书的企业如晨星寥落。

然而,当刚拿到复工审批的企业已经能够拿到先开工红利的时候,当被滞留在湖北及周边的上千万打工者以为还能够安心隔离静候佳音的时候,形势风云突变了!

首先是近些年来往往得全国风气之先的浙江发起了硬核复工潮。据新京报报道,义乌市委书记下达死命令:24小时在线接收企业复工申请,就是半夜12点的申请也要办好。

为了确保复工完成,浙江省发动了一场“包巴士、包高铁、包飞机…”的“包邮式”抢人大战。

2月16日,浙江省义乌市为了帮助企业员工返岗,成立复工企业返工返岗专班。当天下午派出6辆包车,前往云南、贵州、安徽迎接企业员工回义乌。同时,还派出10个工作小组分别前往河南、安徽、江西、陕西、云南、贵州等这些地方,负责与当地政府部门对接,做好员工的返程工作。

当天晚上,大概有300多名贵州籍复工员工的列车G4138次定制专列到达杭州,这是铁路部门节后开出的服务企业外地员工返程的全国首趟复工人员定制专列。

同一天,浙江长龙航空公司GJ8025航班载着154名嘉善县企业的返岗员工,从四川广元机场飞到了杭州萧山机场。不单单是“返工包机”,就连这趟航线,都是长龙航空第一次飞行。

面对浙江咄咄逼人的攻势,中国经济最强势的广东省自然也不甘示弱。一向擅长利用ISO等体系化运作的广东各地政府开始有条不絮地进行节奏切换。

2月18至19日,东莞市各部门密集走访调研复工复产情况,进一步了解企业复工复产面临的困难和诉求。位于东莞的新能德科技有限公司不仅派大巴车到省外接回白名单员工,还为每一位员工发放2000元的抗疫胜利奖金和其它福利。

从2月17日起,深圳市正式取消了复产审批,改为政府后续督导的事后服务方式。春暖花开,正是归期!2月19日,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党工委书记曾宪旺写了一封特殊的公开信,信中言辞恳切,所有一切都只为企业尽快复工,邀请广大员工尽快回来上班。

除了浙江及广东省外,海南三亚也发补贴支持一线建筑工人返工,2月返工的每人补贴1000元,3月返工的每人补贴700元;江苏南京是对符合积分落户申请的返岗人员,给予一次性落户积分12分的奖励。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一波抢人潮可谓惊爆眼球,虽然企业确实面临着政府催逼及海外客户的催单的双重压力,但更大的原因可能是疫情出现两级分化,即国家为了保经济平衡发展,对疫区湖北收紧了管控,但对尚未取得抗疫最后胜利的东南沿海则予以了放松。这一松一紧之间,意味着被隔离在湖北及周边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打工者短期内将无法返工。因此,面对这个上千万的人工缺口,一向擅长钻营的浙江便选择先下手为强,利用“包邮”方式开始抢人。一些原本属于湖北员工的岗位被取代已是必然。

对于饱受疫情冲击的湖北打工者来说,等到湖北疫情散去重返东南沿海的时候,恐怕再无他们的一席之地了。根据中国发改委主任何立峰的估算,中国经济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则可以新增170万个工作岗位;反之亦然。受到疫情及其它多重不利因素的影响,2020年的经济增速下滑2-3个百分点几乎已成定局,由此造成的失业岗位约在300-500万之间。由于湖北打工者长时间被隔离在疫区,离返工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如果再加上14天的隔离期,精明的浙江老板可能已经把他们放弃了。

对湖北人来说,2020年绝对是近四十年来最艰难的一年,遭受到病毒的重创之后,数百万人还将面临无工可打的悲催局面。在包小编看来,眼下当务之急是,在湖北老家的打工者应该趁广东急缺复工人口的情况下尽快返回,毕竟湖北打工者的综合素质是全国公认的。

经此一疫,湖北全省经济必受重伤,短期内无法恢复元气,原本在湖北谋生的老乡们也需要做好稻梁之计了。另外,请当地政府认清形势,为父老乡亲们的生计考虑,尽快改变过度防疫的政策,放那些安全健康的人出来。不要再沉迷于戴着红袖章颐指气使的虚幻梦境了。要知道,吃饭大过天!

〖 知名品牌推荐 〗

20 Feb.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