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A批准智能监控药丸,我们找到了涉足药物依从性领域的15家国外企业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文丨动脉网,作者丨周倩昀

前几年数字健康领域刚兴起的时候,动脉网就一直在关注药物依从性这个看似很小的切入点。今年,药物依从性领域有了一些新的变化,美国FDA在12月6日审批通过了etectRx推出的的ID-Cap系统,通过传感器实现药物依从性的追踪。同时,在这个领域近期还有多起新的融资或收购事件发生,比如最近AiCure获得了2450万美元的C轮融资。接下来,我们将梳理一下药物依从性领域的企业和发展现状。

何为药物依从性

在临床试验中,了解患者服用药物的时间和频率至关重要,因为这些数据的质量直接影响试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许多试验中不正确的药物依从性数据,会低估该研究药物的效果,同时高估了其安全性,也会导致试验成本的增加,延长试验的时间和增大试验的失败风险。

但是,由于以下原因,我们对患者的行为仍然一无所知:

-难以确定患者是否在实验诊所外摄入药物,

-患者药史不完整,

-基于不良数据的无效干预,

-患者教育和随访不足,

-重复注册和恶意意图。

那么如何防止这些事情发生呢?

试验人员如果想要知道患者走出诊所后正在做什么,必须亲自确认患者的药物实际摄入情况。例如,试验人员需要验证患者的身份,以确保试验注册参与者与最终的服用药物者相同。最后,如果数据质量较差或参与者存在中途退出风险,试验人员还需要能够干预患者的行为。

在确定药物依从性解决方案时,还必须考虑一些实际的操作问题,包括是否需要更改药物的制造过程,试验布置成本和试验部署速度。

用传感器方式监控药物依从性获得FDA审批

etectRx公司的总部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其推出的ID-Cap系统刚刚获得了美国FDA的 510(k)许可。该系统是一种人体可摄取的药物包装胶囊,服用之后可将药物依从事件日志发送到外部医疗设备。

与etectRx的竞争对手Proteus Digital Health的系统类似,ID-Cap的核心是一个标准的药物胶囊,其中装有一个传感器,一旦与胃液接触,该传感器就会发送信息。

etectRx公司此次获批的智能药丸

但是,ID-Cap系统的接收设备不需要像Proteus系统那样粘附在用户的皮肤上,而是可以将传感器直接挂在体外。然后,此接收器将数据传送给患者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再将这些药物依从性数据发送到系统网站上。

etectRx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哈里・特拉维斯(Harry Travis)曾经提到过:“根据各种估计,在美国,患者由于药物不依从性每年产生的成本在1亿美元至3亿美元之间,这充分说明了使用药物依从性追踪技术的潜力。这是一种可用于向临床医生或研究人员提供非常有价值的患者信息的工具。这些信息是为了准确地确认患者确实摄入了处方药。我们将与潜在的合作伙伴合作,以确保这些数据能够顺利地适应更大的临床数据环境。”

根据FDA的510(k)数据库,etectRx于2018年11月向FDA提交了其申请,并于今年12月6日收到了关于其ID-Cap系统的通过消息。

为什么人体摄取药物依从性系统通过FDA认证如此重要。

etectRx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哈里・特拉维斯(Harry Travis)说,有了安全的监管许可,etectRx现在可以将注意力转向更加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其中包括药企、数字健康公司、各种健康协会、临床研究组织和专业药房等。 etectRx的长期商业化计划将与上述的组织合作,以帮助他们实现获取更好的患者药物依从性数据,实现更准确的研究结果。

用人工智能方式监控药物依从性的公司获得融资

除了获得FDA的审批认证之外,药物依从性的相关公司最近也有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今年11月11日,AiCure获得2450万美元的C轮融资。AiCure是一家拥有近十年历史的创业公司,旨在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在临床试验或常规护理期间不断地测量患者是否具有药物依从性的行为。

Palisades Growth Capital领导了此次投资,其中还包括新加入的投资机构Singtel Innov8、Asahi Kasei Corporation、Accelmed Growth Partners和SpringRock Ventures,该轮融资还包括公司所有现有机构投资者跟投。

Adam Hanina是AiCure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应用了先进的面部识别功能,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开发了程序,以监控患者在服用药物的全部过程。Adam Hanina曾担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药物依从性技术的主要专家,他是使用医疗保健软件作为工具的热情倡导者,并拥有超过16年的医疗保健技术部署经验。

AiCure的交互式医疗助手(IMA)从患者那里收集视觉和音频等数据,以量化他们对治疗计划的参与程度,从而使该工具能够识别出那些大概率会中途退出治疗或不依从治疗的患者。同时,药物开发人员也可以利用这些趋势来识别表现不佳的试验者,以识别那些报名了治疗计划但故意不参加的参与者,并减少试验费用。

AiCure表示,他们已经申请了100多项专利,并在25个以上的国家中应用。尽管AiCure成立于2010年,但该公司直到2016年才正式开始寻求风险投资,获得1225万美元的A轮融资之前都是依靠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700万美元资助。

多年来,AiCure已发布其研究和试验数据,表明其技术可以提高患者对治疗的依从性。尽管该公司的方法相当独特,但在这个领域中,我们确实看到了像Pillo和Mabu这样的人工智能驱动方法。同时,制药企业也正在寻求这些新技术,以重新改革传统临床试验的流程,降低费用。

AiCure在其融资公告中表示,这些资金将帮助他们“加速工程和研发实验落地,以便为更多的生命科学医疗公司提供实验性的数据见解。”

业内标杆企业传闻正面临资金短缺的难题

当然,除了好消息之外,这个领域在本月也有坏消息传出。12月初,有消息说药物依从性领域的独角兽企业Proteus Digital Health在未能完成1亿美元的融资后,已经解散了大多数员工。2017年,Proteus宣布与制药公司大冢制药合作开发一个名为Abilify Mycite的数字医药系统,并获得了FDA的批准。Abilify Mycite(带传感器的阿立哌唑片)是一种药物设备组合产品,由大冢公司的口服阿立哌唑片剂和可食性传感器组成,还包括信号接收器和应用程序软件,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双相情感障碍和抑郁症患者,并监控其药物依从性。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大冢同意投资8800万美元,包括一些股权和其他用于开发的资金。

Abilify Mycite药物依从性追踪系统有一个需要贴在皮肤上的数据接收器

Proteus Digital Health的估值曾一度高达15亿美元,但一直难以找到突破性的成功。据匿名消息人士称,问题在于Proteus Digital Health的业务合作伙伴对该公司获得FDA批准的Abilify MyCite产品所获取的数据有效性感到不满意,纷纷中止合作。竞争对手的现状可能会为etectRx开拓合作伙伴有一定帮助。但是,在不久的将来,etectRx或许也会遇到Proteus Digital Health所遇到的相同挑战。

药物依从性产品相关公司

动脉网搜集了一些专注于药物依从性的数字医疗公司,以及对研发的产品进行了简要分析。以下公司都主张使用创新的手段,如通过传感器、软件、移动技术和硬件等方式鼓励患者坚持治疗。

>>>>虚拟观察疗法(VOT)相关公司

采用虚拟观察疗法的公司正在利用面部识别技术来确定患者是否真的吞服了药物。以前,护士或其他医疗机构专业人员会管理并记录患者是否已服药。但现在,VOT通过智能手机的摄像头充当中介,代替了这些人员的实际观察过程。这种平台的好处包括:减少了医疗团队成员实时监督和观看患者服药的情况,以及相关记录文件的开销;在任何情况下其实都可以进行VOT,所以患者不一定非要住院治疗或者服药,可以选择在家中进行相关实验研究,从而减轻了患者和医疗机构共同的后勤财务负担。其他相似的技术包括数字观察疗法(DOT)和视频直接观察疗法(VDOT)。

AiCure

AiCure是我们这篇文章的主角之一,他们主要集中在临床试验和治疗领域,提供人工智能平台旨在获悉患者何时真正地服用了药物。该平台集成了符合HIPAA的面部识别和药物识别功能。真正有趣的是,它可以检测患者何时真正地吞咽了药物(例如,判断出患者可能在口腔中“停放”或“隐藏”药物以备日后食用或处置)。这是一个很酷的功能。同时这些视频数据都支持同步上传并可以根据需要进行后续分析。他们的大部分研究专注于一些早期试验包括药代动力学研究,这些研究将体内药物的存在与平台上依从性的追踪联系在一起。

Emocha Mobile Health

Emocha Mobile Health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的初创公司,专注于研究关于患者健康领域的药物依从性(例如阿片类药物)。公司提供的智能系统同样包括了符合HIPAA的移动应用程序,可在患者服药时捕获患者的视频记录。随后检查视频,以确认患者已服药。另外还可以通过这些应用程序进行系统控制和通信交流,并通过HIPAA的安全消息传递推送警报,提醒患者服药。该应用程序潜在的一个有趣功能是,患者也可以同步记录所服用药物的副作用。

sureAdhere

sureAdhere,这家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初创公司专注于研究人群健康状况的用药依从性。曾获得美国国家卫生局(NHS)治疗结核病(TB)控制计划的嘉奖(2017年10月)。他们的平台包括支持患者记录自己服药的情况,随后将其上传到服务器,之后再由医疗保健提供者进行审核,然后记录其药物依从性。该平台集成了短信和电子邮件通知,以提醒患者以防他们漏服,然后药物和医疗服务提供商可以生成报告以查看其依从记录。总体而言,他们的大部分研究和临床领域都集中在结核病、阿片类药物替代疗法(OST)、HIV暴露前预防和丙肝领域。

>>>>传感器相关公司

使用传感器跟踪药物依从性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这项技术其实也只是在过去的几年中才真正地成熟起来。2017年,我们看到了第一款具有FDA批准的内置传感器的药物。目前,市场上只有两家成熟的生物可食用传感器公司使用其技术来跟踪药物依从性。大多数公司正在将其技术用于包含研究药物的胶囊传感器或试图将传感器嵌入到片剂/丸剂中,以供大众使用。目前主要针对的研究领域包括特种药物的研发和试验。

EtectRx

EtectRx的情况我们在前面已经做了介绍,使用其ID-Cap系统封装活性药物,当患者吞下含有芯片的药物后,胶囊溶解,传感器激活,并向患者佩戴的读取器发送信号,以供追踪患者的药物依从性。读取器可以轻松挂在脖子上,或者可以被患者悬挂在腹部上。读取器感应设备接收信号,将患者是否服药、何时服药、以及药物的吸收代谢的信息及时传递给医生,使医生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患者的用药情况并对症处方。

Proteus Digital Health

Proteus Digital Health成立于2001年,已经是累计融资4.87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其投资机构中,有诺华、Oracle这样的大企业,也有包括乾元资本、赛领资本、誉衡药业在内的中国投资机构。最近传出的负面消息,也为智能药物领域蒙上了不佳的前景。

该公司的核心产品是Proteus Discover系统,这个药物管理系统由含传感器的智能口服药丸、智能贴片以及App三部分组成。这些药丸在外表上与普通药丸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它们内部含有一个砂粒大小的传感器,可以监测药物在体内是如何代谢和起效的。患者服用药丸后,药丸会到达人体胃部,药丸内的传感器中的电极从胃酸中获得电力,并由传感器往外发射信号。配合贴在皮肤上的贴片,传感器可以测量各种生理参数,如心率、呼吸、身体角度、活动情况以及睡眠模式,并将信息传递到APP上,最终传递给医生。

AdhereTech

AdhereTech也许是最著名的智能药瓶公司之一。AdhereTech推出了具有蜂窝数据功能的药瓶。该药瓶在打开的同时可以实时传输数据。然后,临床医生可以将该数据用于患者管理。该系统还包括短信和电话提醒服务,可以根据剂量历史记录向患者提供实时服务。比如,药瓶会自动亮起,并产生蜂鸣音以提醒患者按时服用药物。

AdhereTech将其设备作为独立产品销售,无需与患者的手机应用程序或其他设备同步,一次充电可使用6个月以上。现在,它还不是用于个人消费者(B2C)购买的设备,而是用于卫生系统或研究目的(B2B)的设备。其中一个例子就是Avella专业药房与AdhereTech之间的合作,以监测昂贵药物的依从率。坦白地说,这似乎是当今任何专注于药物依从性的数字医疗公司的黄金领域――专注于肿瘤治疗。他们最近的临床工作大多集中在特殊市场和慢性疾病,包括丙肝、囊性纤维化和抗凝治疗。

NantHealth

NantHealth公司的创始人美籍华人科学家陈颂雄被誉为世界上最有钱的医生,该公司有一系列专注于健康数据集成的产品,其中包括智能药瓶GlowCap。GlowCap有着一段有趣的历史,它起源于David Rose的MIT媒体实验室。David Rose与他人共同创立了专注于制造物联网设备的Ambient Devices,并创立了Vitality,后者专注于使用物联网智能药瓶跟踪药物依从性,随后Vitality被出售给NantHealth。 GlowCap系统与安装在药瓶上的智能帽配合使用,并在下一次服药时向患者发送警报(例如,声音警报和帽盖会改变颜色),然后可以将该数据与患者的临床医生或其他医疗保健成员分享。

Pillsy

Pillsy于2017年推出了两款专注于药物依从性的产品PillsyCap,包括用于处方药服用的智能药瓶和用于补充剂(例如维生素)的智能药瓶。PillsyCap支持蓝牙,并可以与移动应用程序同步。例如,服药时间到了的时候,药瓶盖会发出声音警报,并且该应用程序还会将警报显示在手机移动端以供患者查看,这些数据还可以与其他人(例如家庭成员)共享。 Pillsy当前的应用市场包括B2B和B2C(亚马逊上为39.95美元)。

Rx Timer Cap

Rx Timer Cap推出了iCa智能药瓶盖,并通过蓝牙连接同步到手机应用程序,以跟踪药物依从性。他们还生产了一个名为iSort的无线连接药丸整理器(有效期7天),也可以同步到该应用程序。这些设备均通过应用程序和设备发出警报,以告知患者何时应服药。

Medikyu

Medikyu生产的智能药瓶盖连接到应用程序,当需要服用药物时,药瓶会发出警报,然后将蓝牙数据发送到应用程序,再将其上传到云服务器,以供家庭成员进行监控。有趣的是(与该领域的其他设备相比),他们的业务模型侧重于订阅服务,因此,消费者可以加入该平台,而不必购买智能药瓶。

SMRxT

SMRxT是一家致力于通过数据分析改善药物依从性的公司,提供的产品包括智能药瓶Nomi。他们的药瓶有多个传感器,可收集药物重量、服药时间、药物运动和温度等信息来研究药物依从性。同时也可以与临床医生和家庭成员共享此数据。这些瓶子要装在药房中,然后交付给患者,因此是B2B的模式。它不需要与患者的手机应用程序配对,而是使用蜂窝数据将信息集成到在线数据库。

TowerView Health

TowerView会提供一个类似公司的私人助理一样,将药物提供者、药房和保险公司连接起来。然后,他们将在智能药盒中提供药物。当需要服药时,药丸盒会发出提示音和闪光警报,并根据需要发送短信和电话提醒。患者可以选择购买设备($ 399.00)或注册订阅服务($ 39.99 /月)。区别在于订阅服务还包括药物运送和药物的预先分类/包装,随后可插入设备中,而不需要由患者自行进行药物分类等。

MedMinder Systems

MedMinder Systems可以生产几种不同的智能药盒,例如,解锁版本的 “ Maya”,患者可以随时访问,锁定版本的“ Jon”,仅可根据患者的指示打开。每个都可以与患者佩戴的医疗警报功能配对。两个版本都可以由患者自行装满药物,或者可以从药房预装。这些设备可以作为订阅服务出售,每月收费,供患者使用。

Vaica

Vaica会根据用户生产几种不同的智能药盒和包装。最适合患者的版本是SimpleMed +,它是每周自动更新一次的药丸盒(28格,每天7天,每天4次),可以手动填充或将泡罩包装插入其中。当下一次剂量到期时,灯将亮起,并且还会发出声音警报。所有这些数据都将被捕获,然后通过云网站进行记录,以供临床医生访问和查看。患者还可以与公司应用程序Medy同步数据。有趣的是,Vaica还制造了其他专注于患者辅助工具的智能药物设备,甚至是智能“液体药物”托盘,每个托盘最多可容纳10毫升液体。

PillDrill, Inc.

PillDrill, Inc.以279.00美元的价格向患者出售智能药物管理器。该系统相当独特,因为它在家里可以使用无线连接的集线器(将在剂量到期时点亮并发送声音警报),然后患者扫描自己的药杯(患者自行预填充)表示他们服用正确的剂量。杯子排成7行,可随意组合。另外,贴纸/标签也可以放置在其他容器上(例如注射剂、吸入器),还可以对其进行扫描以追踪依从性。患者还可以使用移动应用程序,并将每周收到有关其药物依从性的报告卡。

Tricella

Tricella宣称“药盒变聪明了”,他们设计的智能药盒设计具有独特的风格。每个药丸盒都有一个可拉出隔层,用于存放药物。根据公司的网站,每个药盒是一次服用的药物,如果您有多次服用的需求,则需要多个药盒。一个盒子价格为74.99美元。该盒子具有蓝牙功能,数据通过手机应用程序上传。

总结

药物依从性是影响医疗保健成本的重要因素,这使得医疗保健监管必须变得更具战略性,药房负责人需要与患者建立关系以将其服务扩展到医院之外。至关重要的是,医疗保健组织必须与药房负责人联合起来,包括药剂师和家庭医生,以帮助患者在家中降低成本地进行自行护理。

同时,智能手机等技术的兴起正在改变患者的用药方式。目前有超过20,000种医疗或健康应用程序可用,其中至少200种用于处理药物依从性。

这些应用程序可以记录患者的服药时间表,并在患者需要服药时向患者发出警报,还可以在患者需要补充处方时发出提醒。尽管这些应用程序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但它们同时也过度依赖于患者自行输入。

但是,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并不是唯一可以帮助患者的技术。上文介绍的众多智能药瓶,可以通过瓶盖中的传感器或药瓶的重量来检测何时取出药物。当然,病人取出药丸后是否服用,还需要更复杂的技术去监测。

科技可以改善人们的生活,但是对于人类自身的健康来说,自我约束和控制才是根本之道。